2019投資心得與檢討(下)

接續上集

 

回過來檢討我個人吧,成功的就不講了,講講該改進的地方。今年在價值投資風格上做了改變...

我把價值投資分成三類:

A:用合理價買進頂尖的公司,公司的價值會隨時間快速上漲,你可以長期持有,或等到價格漲到遠高於價值時賣出。

B:用便宜價買進不錯的公司,公司的價值會隨時間緩步上漲,等到價格漲到高於價值時賣出。

C:用極度便宜價買進平庸公司,公司的價值不會隨時間漲,甚至可能跌,等到價格漲到接近價值時賣出。

 

這三種方法都是價值投資,都可以賺錢, 只是不同門派,例如巴菲特的老師葛拉漢就以C方法為主,而巴菲特年輕時以C方法為主,中年之後慢慢改成A方法為主。

 

價值投資就好像你經營一個球隊,你在買球員前,也會這樣衡量每個球員的CP值。用超貴的價格買明星球員不一定划算,他如果失常或受傷就虧大了,而買只剩殘存價值的老將也不一定不好,只要他夠便宜。

 

我以前在A、B、C三種方法都用,但未來我會慢慢加大A的比例,減少甚至完全放棄C的比例。

原因是在我觀察各行各業的許多股票,我發現隨著這個世界的網路化、自動化,都讓頂尖公司成長的速度和持久度不斷增加,而爛公司的衰敗速度也在加快,也就是說,C方法會愈來愈不好用,因此,未來在價格和品質的衡量,我會愈來愈重視公司的品質。

 

有些朋友可能會問,那為什麼不全部用A方法就好?那是因為沒有那麼多合理價的頂尖公司,頂尖公司大部分時候都是很貴的,所以如果找不到足夠多"合理價"的頂尖公司,那我就會退而求其次,用B方法,找尋便宜價的不錯公司,想辦法做營運擴張期的那一段。

 

今年在A方法的績效都正常發揮,但B和C方法拖了不少後腿,買的一些菸蒂超便宜,但有些管理層幹了一些蠢事,毀滅價值...我甚至跑去香港和中國見管理層,只為了當面釐清一些問題跟給一些建議,但沒什麼效果...我不清楚Burry是怎麼做好這件事,沒有董事席位,別人根本不把你當回事...而且為了一點小部位大費周章也不划算。所以以後菸蒂乾脆少撿或完全不撿了,除非有明顯的催化劑。

 

說來慚愧,

"用合理價買進偉大公司,勝過便宜價買進平庸公司"

"買進偉大公司,只要坐在那等它股價飛起來就好"

"這個策略是只要聰明一次,還是要一直聰明很多次?"

 

蒙格耳提面命的這些話,我不是好幾年前就當作聖經了嗎?為什麼還要自己親自吃虧,繞了一圈才理解這句話的真諦呢(巴菲特說菸蒂癮難戒,還真的是)。並不是說撿菸蒂賺不了錢,只是我主觀認為這個方法在未來將愈來愈不利。

 

雖然有些做波段很神的朋友,可能看不上這種長期投資的報酬率,但跟著這些頂尖管理層學習各種經營管理的策略,我個人覺得很有趣,也對更遠的未來有所幫助,所以我願意現階段不完全追求報酬率最大化(當然有波段做也是很開心啦),而是花點時間多跟厲害的人學學,反而撿菸蒂看著平庸管理層沒有作為,常讓我感到無奈又學不到東西。

 

最後還是要感謝過去一年指導過我的朋友,很多強者真的是無私地分享,感激不盡,若有我能貢獻之處,一定不會忘記報恩。繼續前進,保持交流!

提醒:本文僅為個人操作記錄與心得分享,請自行判斷謹慎評估風險。

為保護智慧財產權,若欲引用或轉載網站內容請來信(consumer@jsun.com),違者依法辦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