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安平注入環保新美學

原本已經從水泥業裸退的張安平,因為辜成允的意外離世,一肩扛起台泥董座職務。在他掌舵台泥的近600個日子裡,不僅營運繳出亮眼的成績單,老企業更展現新氣象,張安平到底做了哪些不一樣的事?

「我本來都退休了!」出身水泥世家、嘉新水泥創辦人張敏鈺么子張安平所言不假。

現年67歲的他,五年前將嘉新水泥董事長交棒給侄子張剛綸後,連嘉新董事都不做,還把股票都捐給基金會,正式從嘉新水泥「裸退」。

 

在前台泥董事長辜成允意外過世前,他也跟辜成允說好,擔任最後一屆台泥董事。豈料2017年1月,辜成允在晶華酒店階梯意外跌倒過世,讓張安平再度回到水泥業,掌舵台泥。

坐在台泥大樓辦公室內,接掌台泥董座快20個月後,張安平首度接受媒體專訪,「還好對水泥,我還沒忘掉太多,」眼前的他看似輕描淡寫地說。

其實近600天來,他的日子一點也不輕鬆。

 

談掌舵台泥〉主動請纓 扛起家族事業

去年1月23日清晨,辜成允驟逝,當天下午3時,台泥宣布由張安平接任台泥、中橡、信昌化公司董事長。「接董事長是我主動提的,」原本以為張安平是臨危受命,其實是他主動扛起。

2001年辜振甫長子辜啟允因病過世後,一生深具家國使命感的辜振甫,認定台泥有更大社會責任,有次在書房裡親口請託女婿張安平,若台泥遇難關,他一定要幫忙。張安平一口答應。

辜成允意外昏迷,不到24小時離世,眾人措手不及,張安平此時主動表態,願意接下董事長,希望趕緊讓局勢穩定,就是為了守住跟老丈人的承諾。

 

「台泥對我就是個承諾。這是我對丈人的責任,還有對自己內心的責任,」張安平語氣柔和,眼神宛若思緒萬千。

過去幾年來,他親眼看著父親、岳父、啟允、成允等至親嚥下最後一口氣,「我還要去爭什麼呢?名跟利有什麼好爭的?」張安平淡然地說。

縱然張安平對水泥業不陌生,但接下責任後,他才知道這擔子實在太重了,「台泥整個集團真的超出我能力範圍!」

 

攤開組織圖,涵蓋水泥、化學、橡膠、運通、航運、環保、再生資源、綠能、工程、資訊、科技等,共有16家公司。行業別差距非常大,要一下補足這麼多功課,相當吃力。

過去辜成允每月安排一天開集團會議,一家公司一小時,一開超過十小時。張安平每一場都要專心聽,聽完還要講話,下一場又換一家公司與產業。每次開完集團會議,回到家就累癱了。

家庭永遠是他的重要依靠,與丈人辜振甫一家人的合影,流露出張安平心之所繫。

 

談領軍成效〉業績亮眼 注入美學思惟

他不禁好奇,「真不知道成允怎麼有那麼大的本事,真不知道他怎麼開的。」七、八個月後,張安平把集團會議拆成兩天開,否則真的受不了。

剛接下董事長時,張安平花了40多天,每天10多個鐘頭,在辦公室內看報表、讀資料,希望快速將台泥過去幾年發展軌跡摸熟。到了4月,他便開始馬不停蹄,勤跑台灣各廠、大陸10多個省、20多處據點一一看廠。

這麼辛苦,總算有代價。台泥集團2017年合併營收和淨利均較2016年成長;2018年第1季合併營收較2017年同期成長14%、淨利年增254%。

 

不只表面風光,張安平領軍之下的台泥集團,也有了全新面貌。比方說,煥然一新的企業識別。中山北路的台泥大樓外面,高掛起紅色底的新Logo與願景。

過去台泥使用強調品質的「品」字符號,已重新設計為「莫比烏斯圈」和「數學的無限符號」意涵,兩者結合,象徵「循環永續」的新意象。

「拿支筆不管沿著哪一面畫,沒有內外、也是無限,」張安平隨手拿起一張紙,現場折起一個莫比烏斯圈。

 

台灣水泥公司TCC(Taiwan Cement Corporation)三個字,他也重新詮釋,多了全面氣候承諾(Total Climate Commitment)、全面關懷承諾(Total Care Commitment)的意涵。

新願景則用古希臘文「Eudaimonia」表示,意思是人類最高層次的幸福。

 

台泥大樓一樓大廳,也加入巧思。經營觀光集團多年,張安平把飯店的美學帶進原本空蕩的空間。大廳過去什麼都沒有,現在多了兩處宛如飯店接待處的休息區,沙發、書籍、書櫃等一應俱全,一台電視播放著台泥歷史影像,還能看到辜振甫的談話身影。冰冷空間頓時增添溫度。

大廳正中央也擺放了一件金屬藝術品,可讓人自由轉動,但不管怎麼轉,最終都會回歸到平衡狀態,饒富意境。

嶄新企業識別與願景,聳立於台泥大樓一樓牆柱,向往來人群宣示台泥新未來。

 

談環保決心〉面對原罪 推動零廢棄物

隨著全球氣候變遷議題嚴峻,希望降低二氧化碳排放,以減緩氣溫上升,張安平不僅選擇正面面對水泥業背負的原罪,還提出新的願景。

2017年股東會,他首度以台泥董事長身分主持,感性朗讀2000字的演講稿,侃侃而談台泥未來將是一個全神貫注,處理人類文明與大自然之間複雜關係的綠色環境工程公司。

今年股東會,一開場便播放全新台泥企業影片。20分鐘內容,拍得唯美,自然、人文精神兼具,處處充滿張安平的思惟。

 

影片以1968年12月24日平安夜時,阿波羅8號繞行月球軌道時所拍攝的地球畫面為開端,談到文明發展、萬神廟、胡佛水壩等重要建物,闡述人類發展歷史始終與水泥息息相關。以此彰顯水泥是文明的黏著劑。

影片也強調,自然界是沒有廢棄物的。因此水泥產業未來朝向零廢棄物,是再自然不過的事。

張安平立下未來方向:台泥要主動保護環境、解決問題。鎖定循環經濟和全球化兩大方向發展,更延伸出三大軸線,包含水泥窯偕同廢棄物處理、攜手工研院研發碳捕捉與再利用技術,打造新能源產業。

 

擬定戰略外,過去一年半來,張安平也努力於人事布局。

過去台泥集團許多公司,不少董事長兼任總經理。但張安平打破這個慣例。

2017年5月,台泥宣布延攬滙豐(台灣)商業銀行總經理暨滙豐銀行台灣區總裁李鐘培擔任台泥總經理,引起一陣驚呼,認為李鐘培來自外資金融圈,無傳產背景、根本不懂水泥。

 

這不禁令人想起,張安平在2012年找來毫無飯店業經驗的盛治仁進入雲朗觀光集團擔任總經理。當時外界霧裡看花。連盛治仁自己都說「很意外」。

張安平用人作風看似大膽。但回頭看,才見得深謀遠慮。

熟悉雲朗的業內人士分析,本來張安平對盛治仁的角色設定就不在管理餐飲和控房。看上的是盛治仁對外溝通、口才與執行力,對於雲朗在品牌論述以及對海外擴張,能發揮關鍵功能。

如今延攬李鐘培,關鍵因素又是什麼?答案是看重他的財務規畫與國際化能力。

 

張安平上任後,決定再次推動台泥集團在香港的上市公司「台泥國際」的私有化(下市)。

其實台泥在2013年、2016年先後兩次嘗試,未能成功。張安平一上台就做此決策,初期內部同仁也有遲疑。但張安平覺得可以找出可行之路,最後團隊們從30、40年前的私有化案例中,找到可行的協議方式,成功達標。

台泥企業團法務長、副總經理蔡立文分析,這是讓水泥本業財務,建立扎實結構的一步,能讓台泥股東可100%認列大陸地區水泥業務獲利成果。

 

7月31日,台泥又進一步完成發行5.49億美元的海外存託憑證(GDR),預計可以募得168億台幣。未來計畫發行的,還包含海外可轉換公司債(ECB)和特別股。

「我的財務計畫和投資計劃要平行,否則很危險,我不能讓公司暴露風險,」張安平解釋,台泥不會原地踏步,有很多投資項目在準備,勢必要做募資。像是對綠能的投資、將營運觸角延伸到大中華區以外、水泥協同處理廢棄物等,都需要資金。

 

談集團傳承〉人事改革 督軍碳捕捉技術

除了台泥總經理外,張安平過去一年半來更大規模任命10、20位總經理。

台泥業務部資深副總經理黃健強說,許多是補實原來兼任的主管職,多數由內部員工真除。

以和平港公司為例,先前董事長是張安平,黃健強任總經理。近期張安平卸下董座,由黃健強升任董事長,再拔擢內部同仁升任總經理。

 

黃健強分析,此舉讓職位更名副其實、權責分明,好處至少有三點,激勵員工、發掘人才以及世代傳承。落實分層負責和充分授權。但他強調,這不代表辜成允時代的作法錯誤。因為過去台泥處於快速擴張期,層層控管有其必要性,不過現在基礎穩定了,是時候該調整管理方式。

黃健強比較,辜成允時代開疆闢土,大陸市場產能從零衝到6500萬噸,講求集中管控,主管兼任普遍,連黃健強都身兼四、五家公司的董事長或總經理。

如今,重點將是在傳承。45年的老台泥人黃健強觀察,張安平並未改變辜成允的經營路線,而是深化、擴張。像是處理廢棄物的環保事業,辜成允早已推動。

 

尤其辜成允生前親自督軍、布局超過十年的碳捕捉技術,被張安平視為是台泥的最後一哩路。

他可以花一整個下午和合作單位工研院開會,討論碳捕捉的技術研發,允諾經費上全力支持,但希望提高捕捉績效。張安平跟對方強調,「不要以為我在做表面工夫」,並與對方排出十年發展表,展現非做不可決心。

 

談接班布局〉培育人才 教育腦與教育心

傳承,正是人事布局的重點。2018年6月,張安平已將中橡與信昌化兩家董事長之位,交棒給辜啟允之子辜公怡。充滿了長輩對晚輩的提攜之情。讓接棒者學習做決定、學習宏觀,這點嘉新水泥董事長張剛綸感受很深。

2011年,嘉新水泥董事長張永平爆發內線交易被起訴,張安平臨危受命回去擔任董事長,回到嘉新第一天就告訴張永平的兒子張剛綸,「你一定要接上來,我不會在這邊很久,」當時張安平允諾幫忙做一屆董事長,張剛綸還以為是指三年後改選時再當一屆,沒想到不到三年、2013年張安平就將董事長交棒給張剛綸,自己退居副董事長。

「很難有長輩當晚輩的副董事長,但他是為了支持我,」張剛綸說,張安平最常掛在嘴邊的是,「不要告訴我你的決定,要告訴我你為什麼做這個決定。」

 

引導式帶人〉以經典、時事做為管理參考

跟著張安平工作六年的雲朗觀光集團總經理盛治仁觀察,面對任何難題,張安平總是能找出跟別人不一樣的解決方法。

盛治仁曾好奇問張安平是怎麼辦到的?得到的答案是閱讀經典,從日常累積下來、大量閱讀數百年前的古典書籍中,得到啟發,作為行為處事的參考。

盛治仁回憶,剛到雲朗時,他很驚訝,高階主管月會不是在檢討業績,而是看哈佛大學哲學系教授桑德爾(Michael  J. Sandel)談正義論的影片。每次月會前一小時,都由張安平親自分享他近日讀書、旅行、看國際新聞的領悟與所見所聞,大概最後1/3的時間才看報表。

 

張安平帶人是引導式的學習,常會透過會議跟同仁分享他的所見所聞,更像是位歷史學家、哲學家與思想家。

幾年前,花蓮翰品酒店計畫將三樓的十多間客房打掉一半,改造為「歡樂森林」,以不插電為概念,球池溜滑梯、家家酒、積木、繪本閱讀、手繪室等,讓孩子能在沒有電子遊樂器材的空間內玩樂。

 

該館總經理思考後,為凸顯花蓮翰品的親子飯店主軸,有意向張安平爭取將三樓全部客房都打掉。為了說服張安平,事前準備一堆報表,仔細精算若減少這些房間數,每年將損失多少業績。沒想到張安平只問他一句:多出來的空間打算做些什麼?對於要花多少錢施工、業績會有什麼影響,一個字也沒問,不到十分鐘就同意該館總經理的提案。

張安平曾跟同仁分享,經營企業40多年來,永遠是「神仙老虎狗」,經營者的任務就是盡力維持當神仙久一點,萬一做不到、至少當老虎,避免變成狗。但會不會有一天變成狗?一定會,但要努力讓當狗的日子短一點。

 

懂得心態調適的他說,萬一變成狗,也不用哀怨、抱怨運氣不好,至少「不要死掉就好,」他總是警惕同仁,不要以為現在是最好的時候,好的管理者就是為轉換做好準備。

對於外界總為他冠上「最佳救火者」的封號。張安平直說這樣講很不好,「要顧慮企業的感受,誰會喜歡說是被救的呢?」

 

談心境轉折〉無盡藏中無一物

台泥董事長之位,張安平會做多久?他毫無戀棧,「如果可以,最好做到明天就好。」卸任前,總有想完成的目標吧?「肯定有,但在我心裡,不會告訴你,」回答有一貫的張式風格。

張安平辦公室牆面,掛著書法字畫「無盡藏中無一物」。宋朝文豪蘇軾曾談論禪:「無一物中無盡藏」,比喻心內無一物,反倒能廣納萬物、開闊無限。張安平親自將之改為「無盡藏中無一物」,意思是,眼前看似很多,其實什麼都沒有。「對我來說,台泥就是無盡藏中無一物,」他抒發心境。

「除了他辦公室週遭三公尺內,他沒改變台泥任何地方,」台泥內部人如此形容。至今,張安平唯一帶來員工,就是1979年就聘用至今的祕書。

「高山大川、有容乃大」,有同仁如此形容他,有如大山大海之開闊,又有茂密細緻的一面。

而家人往往最能帶出他柔軟的一面。張安平會為太太辜懷如寫詩,一同現身時必定會牽手,夫妻多年鶼鰈情深廣為人知。辦公室裡的一幅漆器,是辜懷如特地請人做的,漆器上頭刻有張安平所寫,有著夫妻倆和兩位女兒、一家四口名字的藏頭詩。

 

他說,太太不僅是背後最大支持,更像鏡子。張安平曾形容自己「同時下四盤棋」,20個月來為台泥焚膏繼晷,辜懷如心疼他「看看你,現在超過四盤了吧!」讓張安平承認,當年傲氣過了頭,確實得改改,「被她糾正的地方可多了,」他笑著說。

現在,他只想著如何為台泥盡責。前陣子月會上,張安平對同仁宣示,現在要計畫的已經不是明天的事,「是明天過後、比明天還更遠的事情,」他說。

他自我定位,所做的決策不是為現在的股東,還要為五年後、十年後的股東,為台泥集團開創一條可長可久的新絲路。至於他個人做多久,一點都不重要。

 

文╱林珮萱

【本文摘自遠見雜誌9月號;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:https://goo.gl/5S7h4Y

【立即購買遠見雜誌9月號:https://goo.gl/8ZyKLZ

日盛投資 投資日勝

提醒:本文僅為個人操作記錄與心得分享,請自行判斷謹慎評估風險。

為保護智慧財產權,若欲引用或轉載網站內容請來信(consumer@jsun.com),違者依法辦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