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5好股』原則投資策略

「整體比各部分之總和更為強大。」亞里斯多德

好運是投資股票中,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。雖然好運是可遇不可求的,但你並不需要買一隻招財貓來祈求好運,因為好運是可以設計出來的。本篇文章我將要介紹一種能招來好運的投資策略。

有一位讀者寫信問我,為什麼我買的股票總是眼光獨到;而他原先看好的,最後都不如預期?例如,我去年買進的牧德(3563),其走勢圖如下:

走勢圖

 

是什麼原因讓我的運氣特別好?(稍後我會解釋說明)。首先,我們來看以下這篇很重要的研究文獻:

在《快思慢想》這本書中有提到,瑟勒各別問25位經理人一個問題:「假如有同樣的機率,會輸掉很大一筆你們手上保管的資本,或贏得雙倍的錢,你們會冒這個風險嗎?」結果沒有一個主管願意去冒險,瑟勒於是轉向這個公司的執行長,問他同樣的問題,執行長毫不猶疑地回答:「我要他們全部都去接受這個風險」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

在那個談話的情境下,執行長很自然地採取「廣框」的政策,把25個賭局統統包括進來,他可以相信統計的合計可以減少整體的風險。「廣框」顯然優於「窄框」,一個理性的人當然會選擇「廣框」,但是人類的天性是「窄框」的。

雖然此篇文章是以風險的角度來看待,但若以運勢的角度,我會重新定義如下:

● 窄框:是賭個別的好運。

● 廣框:是收集多個好運。

 

如同這篇的文獻,每當有人問我:「你可以推薦一本最好的書,或是今年最看好的一檔股票嗎?」總會讓我想起彼得.林區的故事:

在1986年彼得.林區剛獲邀參加巴隆座談會,主持人亞柏森問起:「你能報一檔明牌來嗎?」結果,彼得.林區卻報了百來支明牌,第二年更推薦了226支股票,後來主持人只好改口說:「也許該問你,不喜歡的是那些。」

很顯然彼得.林區是一位「廣框」的投資人,只是主持人亞柏森並不了解這點。在林區的《選股戰略》書中有強調:

 

「只買一種股票並不安全,因為你即使做了功課,仍然可能眼看你挑的股票遭遇不測。如果你在找十壘安打,那麼你買的股票愈多,碰到十壘安打的機會便愈大。幾種潛力無窮的快速成長股中,跑得最遠的股票是哪一種,可能會完全出人意表。」

然而彼得.林區是一位基金經理人,一般投資人因為資金有限,很難按照他那樣子買進一籃子的好股票,但是他還是有一個絕佳的建議,我稱之為「5好股原則投資策略」。好股是指你要特別挑過的,而不是隨便選,其策略如下:

  1. 若你是一位價值型投資人,應該最少尋找5支最好的價值股(請參考:價值投資的秘訣);或你是一位成長型投資人,應該最少尋找5支最好的成長股(請參考:盈餘成長投資法)。
  2. 然後全數買進。

 

而我在去年2017年第1季時,就是採用這種投資方式。雖然目前看來,並不是每檔股票都如我的預期,但我寫這篇文章的當下為2018年4月24日,其中一檔牧德的收盤價格為366元,以當時買進價格63.8元計算,目前的投資報酬率為(包含我領到的股利):

((366+4.2)-63.8)÷63.8=480%

如同彼得.林區所說:「即使資金只有一點,也可利用『5股原則』。如果我有5個籃子;修尼、有限服飾、佩波男孩、塔克鐘和國際服務企業公司;我發誓,分散投資絕對是上策。如果其中某支上漲10倍,其它4支沒動,整個投資組合還是漲了3倍。」

所以,並不是我特別的好運,而是布蘭奇.瑞基說的:「好運是設計的剩餘物。」若你不會挑選股票也沒關係,你可以買進另一種形式的「廣框」投資組合。

例如,在《投資前最重要的事》這本書中有提到:包柏是位衰尾道人,他第一次在1972年年底買進標普500指數型基金之後,市場重挫將近50%,讓他往後都提不起勇氣再投資。一直到1987年8月受到股市大多頭的誘惑下,第二次再度投資標普500指數型基金,但不久之後,市場再度大跌30%。

概括來說,包伯判斷市場時機的能力異常拙劣,他總是在股票市場上漲到高峰並重挫前夕買進股票,下圖列出了他全部的購買日期、接下來的崩盤,以及每一個日期的投資金額:

購買日期、崩盤,每一個日期投資金額表

 

從這個例子中,應該再也找不到有人比包柏更倒楣的人了,但他好在買的是「廣框500」,書中提到在他2013年退休時,他擁有的標普500指數型基金價值已成長到110萬美元。

所以,無論你投資指數型基金或ETF,只要你持有的時間夠長,好運終究會站在你這邊。最後,我以2千多年前偉大的哲學家,亞里斯多德所說的話來做個總結:

「整體比各部分之總和更為強大。」

日盛投資 投資日勝

提醒:本文僅為個人操作記錄與心得分享,請自行判斷謹慎評估風險。

為保護智慧財產權,若欲引用或轉載網站內容請來信(consumer@jsun.com),違者依法辦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