準備好迎接ESG大考驗?永續長接招,六大關鍵考題請作答

隨著各國紛紛宣示2050淨零目標,淨零碳排成為國家與企業的重要競爭力。如何踏出永續轉型第一步?《遠見》整理出六大關鍵思惟,幫助企業搶先擬定行動策略。

2050淨零大限來了!ESG不再是空泛的國際倡議,已轉變成一條條有效力的法規,並全面衝擊台灣業界,高碳排企業尤其是「海嘯第一排」。

 

「我們公司可能需要一位永續長了!」一位專蓋豪宅的北部建築業董事長,最近忙著請教永續顧問,正因為警覺到建築業長年是碳排大戶,害怕哪天會「被整頓」。

但永續到底怎麼做,他的心頭還是充滿問號。以下,我們將提出六個許多董總眼前面臨的迫切考題。

 

一、永續藍圖如何「從零到一」?

啟動轉型前,先要有張引路的永續藍圖。

 

根據《遠見》最新的永續長大調查,高達56%的企業,期待永續長現階段最該做的事,正是「盤點資源與缺口,規劃公司的永續藍圖」。

然而,「從零到一」總是最難的,這張圖該如何起草?對此,資誠永續發展服務公司董事長李宜樺說,企業不要想得太難,可以從「三大盤點」入手。

 

首先,盤點公司已在做的ESG事項,從中找到永續藍圖的基礎,「企業會發現,自己不是從零開始!」

李宜樺舉例,很多企業做了員工教育訓練,並協助規劃職涯發展,就已是S(社會公義)的一環;而有些業者每年做消費者需求大調查,來改善產品、降低碳排,也是E(友善環境)的表現。

 

第二,辨識並盤點ESG的未來風險。其實,企業在盤點已做事項的過程中,就能對ESG有進一步認知,學會辨識將面臨的永續風險,以及資源缺口。

第三,因應上述挑戰,企業可進一步聚焦轉型目標,開展出具體的工作項目與行動方針。

 

二、永續領導人如何溝通願景?

在規劃永續藍圖的過程中,企業往往到了盤點風險時就卡關,因為「未來的事情誰知道?

 

「真的不知道嗎?從2022年往後推十年,是2032年,至少會有三道ESG關卡!」友達前總經理、台灣數位企業總會理事長陳來助,早在2008年就推動友達永續轉型,成為國內碳盤查的先行者,去年底還創辦「零碳大學」,協助中小企業轉型。他建議每個有志於永續轉型的企業與領導人,都應該有十年願景。

所謂十年內的三道關卡,首先,是2023年就要試行的歐盟碳邊境調整機制(CBAM),屆時出口歐盟的業者要申報碳排,2026年就要繳交碳稅。

 

第二道關卡,是金管會要求2023~2029年上市櫃公司,必須分階段完成碳盤查與驗證。

第三道關卡,是蘋果等多個大品牌商的宣示:將在2030年達成產品與供應鏈的碳中和。台廠做為全球供應鏈的要角,如果不符合品牌商的ESG要求,將有生存危機。

 

因此,提倡「願景管理」的陳來助指出,企業一定要有全球性的未來視野、及早辨識ESG風險,才能在永續藍圖中找出下一條企業成長曲線。

 

三、企業真的需要一位永續長?

一張好的永續藍圖能指引方向,但「人」才是轉型能否順利推動的關鍵。

 

所以,企業想做好ESG,真的需要一位「永續長」(CSO)嗎?的確,增設永續長一職,已是全球趨勢。

根據永續人才招募顧問公司Weinreb Group調查,2020年,美國永續長職位一口氣增加逾30人,遠超過去三年的總和,包括蘋果、花旗、Visa、貝萊德、摩根士丹利等跨國集團,都有此職位。

 

「永續長不只是一個人、一個職務,他後面應該要有一個團隊、一套制度,以及一筆預算來支持!」KPMG安侯永續發展顧問公司董事總經理黃正忠指出,台灣專設永續長一職的企業還不多,但許多大公司都設有兼任或專任永續事務的主管。

一旦企業決定專設「永續長」一職,通常表示董事會已準備直球對決,願意以制度化的整套資源邁向ESG。不過,在企業永續轉型中,永續長究竟扮演什麼樣的角色?

 

「永續長就像一個『培林』,有了它,整組零件運轉才會順暢不卡關!」黃正忠比喻,培林周邊總有很多小球,幫助整組零件翻滾轉動,好像永續長的首要任務,正是facilitation(協調促進)公司的永續轉型。

 

四、萬一永續長被認為是來找麻煩的?

在《遠見》永續長大調查中,問到企業期待永續長現階段最該做的事,高達六成企業認為是「跨部門溝通協調、凝聚共識」,高居各選項之冠。

 

由於需要各方折衝、說服溝通公司上下,永續長的個性必須圓融,而且懂得各部門的合作眉角。《遠見》調查發現,永續長(或永續主管)有96.6%是內部人才調任,印證這個職務必須熟稔公司內部文化,以便在轉型過程中調和鼎鼐。

黃正忠指出,永續長除了對內溝通、合縱連橫,對外也兼負向利害關係人,如對消費者與投資人宣講理念,以及揭露公司ESG進程的任務。因此,最好是「語言雙(多)聲帶」,能精通英語等多國語言,國際級大公司更有此需求。

 

身為ESG的關鍵推手,永續長在企業之中,往往不是個「討喜」的存在。「永續長常被認為是來找麻煩的!」企業永續發展協會策略發展總監王玲?觀察,永續長是新職務,統籌的ESG業務也常是新項目,其他主管可能因為無法理解,而被動配合或消極抵制。

解套方式,就是讓所有單位都參與永續藍圖的規劃,並在其中找到各自角色,甚至績效共同綁定。

如果一個營運單位主管在永續藍圖中明確辨識定位,像是發現自己身上揹了三塊拼圖,沒有這三塊就拼不起這張圖,將較能把轉型視為己任。

 

五、永續長的KPI如何制定?

對許多企業主而言,永續長是新職務,該如何設定KPI(關鍵績效指標)?

 

李宜樺表示,不同產業對永續長的期待不同,也會依照不同核心業務重點去設定KPI。像是金融業,可能就是綠色投融資的比率有沒有逐年上升;高碳排產業要盯的,是碳排是否逐年下降;而服務業的綠色產品營收占比,也是檢驗指標之一。

但這些永續成效,其實不只是永續長的KPI,也應該是營運主管、甚至執行長的連動KPI。

 

此外,陳來助提醒,想推動ESG不能躁進,必須清楚認知各階段的主要任務。例如,零碳轉型分三階段,碳盤查、碳定價與碳中和,每階段都必須做個兩~三年,千萬不要越級打怪,像是「還沒做碳盤查就急著買綠電」!

 

六、關於ESG,永續長都要一把罩?

那麼,永續長需要具備哪些知識背景與能力?

 

李宜樺觀察,永續長通常屬於跨域人才,除了溝通協調是核心能力之外,各種專業背景都有。但她建議,永續長可朝三個面向累積專業:一、永續全球趨勢的掌握;二、永續法規的熟稔;三、永續新市場、新產品與新商模的了解。

「永續長不是十八般武藝都要精通,找對團隊、找對人幫忙就可以!」李宜樺表示,如果真的不知如何劃重點、抓進度,可尋求永續顧問等外部資源。以目前業界編制來看,永續長轄下大多有團隊,例如ESG小組或永續辦公室,都可是企業推進永續的小引擎。

 

「現在,企業手上拿的是一張全新的考卷,用舊思惟答題就會被淘汰!」陳來助指出,永續轉型已不是「彎道超車」,而是「換道超車」,需要創新的思考模式與行動策略。

 永續長與CXO們,開始寫手上的ESG考卷了嗎?你們的答案,將影響地球的明天。

 

【文.林讓均】

【本文摘自遠見雜誌04月號;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:https://www.gvm.com.tw/

提醒:本文僅為個人操作記錄與心得分享,請自行判斷謹慎評估風險。

為保護智慧財產權,若欲引用或轉載網站內容請來信(consumer@jsun.com),違者依法辦理。